她是韩国第一白富美,错嫁渣男被索赔86亿:有种男人再爱也不能嫁

她是韩国第一白富美,错嫁渣男被索赔86亿:有种男人再爱也不能嫁


总有人说,婚姻是女人的第二次投胎。看多了各式各样的离婚闹剧后,对此更是深以为然。

不顾万千阻拦嫁给穷保安的三星长公主李富真,就以一场轰轰烈烈的跨阶级婚礼轰动韩国,最终又以赔偿86亿韩元诉讼离婚结尾。

她是韩国第一白富美,错嫁渣男被索赔86亿:有种男人再爱也不能嫁


被大众嘲笑了两年错嫁渣男的她,如今成了三星第一位女总裁,几度登顶韩国女首富的位置;而保安拿了86亿韩元(约合人民币5167万元)离婚补偿金后,还是那个一无是处的油腻男人。对比之下,李富真的果决和能力,可见一斑。

她是韩国第一白富美,错嫁渣男被索赔86亿:有种男人再爱也不能嫁


她是韩国第一白富美,错嫁渣男被索赔86亿:有种男人再爱也不能嫁


公主下嫁给穷小子

可能是童话,也可能是悲剧

韩国有句口口相传的俗语:韩国人一生都无法避免三件事——死亡、税收和三星。作为三星集团的长公主,李富真绝对是含着金汤匙出身的顶级白富美。

老天对她的偏爱可远不止优渥的家境,还有出众的外貌和才学。毕业于韩国民校延世大学的她,出国深造拿下了麻省理工MBA学位,回国后被父亲李健熙手把手带着料理家族企业。这样的重视和宠溺,是长兄李在镕都不能及的。

她是韩国第一白富美,错嫁渣男被索赔86亿:有种男人再爱也不能嫁


△李富真与父亲李健熙

深得父亲喜爱的李富真,也确实十分争气,短短两三年,就成了父亲的左膀右臂,三星旗下不少产业李健熙也放心地交给她去打理。

如此标致又能干的富家千金,自然是韩国上流社会最瞩目的儿媳妇人选,李健熙夫妇也一心想帮女儿择一个家世能力都足够出众的良婿相配。

她是韩国第一白富美,错嫁渣男被索赔86亿:有种男人再爱也不能嫁


然而,一向极有主见的李富真,却不是一个甘于接受政治联姻的女人。

在父母忙着为她物色对象时,她居然带回了一个家境、长相、学历都十分普通的男人,这个男人还是任职于三星集团的保安——任佑宰。

她是韩国第一白富美,错嫁渣男被索赔86亿:有种男人再爱也不能嫁


△李富真与任佑宰

我们不难想象当时的李富真做了多大的努力,才得以说服父母接受条件这么“差劲”的女婿。而婚后任佑宰的表现,也着实对不起李富真的坚持和付出。

为了让父母对任佑宰改观,李富真恳请父亲送他去麻省理工读硕士,指望镀金归来的他能够有能力接手三星旗下的业务。

这样的机遇对很多人来说,无异于登天的捷径,可对毫无上进心的任佑宰而言,这简直是要命的糖衣炮弹

入学后,别说那些深奥难懂的理论知识,就连最基础的语言关他都攻克不了。一心想着退缩的任佑宰,不惜两度服用安眠药自杀博取同情。

看着寻死觅活的丈夫,李富真心软了,只能将他接回国另作安排。在她的周旋下,任佑宰又被任命为三星机电的副社长,由大舅子李在镕亲自带着历练。

她是韩国第一白富美,错嫁渣男被索赔86亿:有种男人再爱也不能嫁


遗憾的是,她的良苦用心不仅没被任佑宰当成鞭策,反而成为他滋生怨念的根源。

她是韩国第一白富美,错嫁渣男被索赔86亿:有种男人再爱也不能嫁


寒门与豪门之间隔着的

除了财富,还有能力

对比任佑宰的不成器,李富真的商业头脑和能力足以令人叹服。

起初出于对她一意孤行嫁给保安的决定不满,李健熙将三星旗下最不起眼的新罗酒店派给了她。李富真不仅坦然接受了这样的安排,而且亲自驻扎在酒店,事无巨细地料理繁杂事宜。

她是韩国第一白富美,错嫁渣男被索赔86亿:有种男人再爱也不能嫁


她力排众议更改了新罗酒店一直沿用的管理模式,并将一众依靠裙带关系长期占据管理层的“元老”遣退,大胆启用新人加入酒店运营。一些重要客人入住,李富真也会放下身段等在酒店门口接待,并且全程作陪。

一方面毫不留情地改革,一方面又对在职的员工加以抚慰:“我是不可能脱下这身衣服的,如果成功,是各位的功劳,如果失败,是我的错误,各位不要有负担。

如此恩威并施,让完全不被看好的新罗酒店在她的操持下,成为韩国顶级酒店之一,不少韩国明星、权贵家族都会选择把婚宴酒店定在这里,甚至其他国家的政要官员来访韩国时,也会在新罗下榻。

她是韩国第一白富美,错嫁渣男被索赔86亿:有种男人再爱也不能嫁


不过15年的时间,她把新罗酒店的销售额从当时的4304亿韩元(约合25.7亿元人民币)提升至2015年的3.25万亿韩元(约合194亿元人民币),增幅超出650%!

2015年,李富真被《财富》杂志评为“亚太最具影响力的25位商业女性”。之后再度入选《福布斯》“世界百强女性”,成为除长兄之外,三星集团呼声最高的女总裁。

她是韩国第一白富美,错嫁渣男被索赔86亿:有种男人再爱也不能嫁


她是韩国第一白富美,错嫁渣男被索赔86亿:有种男人再爱也不能嫁


用十五年等待丈夫逆袭

最终花五千万为过往买单

这十五年,她拼尽全力赢得了父亲的认可,也给足了任佑宰机会去努力,去逆袭。可是要让一个没有担当、不愿上进的丈夫做出改变谈何容易。

工作中出不了头,事事比不上妻子,哪怕占着高位仍然被人瞧不起的日子,不仅没能让他反省,反倒膨胀了他内心的阴暗和怨恨,让他把所有的不如意都归结于李富真太过势利。

她是韩国第一白富美,错嫁渣男被索赔86亿:有种男人再爱也不能嫁


他开始出入风月场所,买醉酗酒,甚至在酒醉后对着怀孕的李富真拳打脚踢。今年10月才曝出的任佑宰与女明星张紫妍生前的35次通话记录,也许就是压垮他们婚姻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张紫妍,一个被所属公司控制,被迫长期向韩国各界高层提供性服务的女明星,因为不堪屈辱最终选择自杀脱离魔掌。在张紫妍自杀事件的调查中,死者通话记录里居然多次出现了任佑宰的名字。

她是韩国第一白富美,错嫁渣男被索赔86亿:有种男人再爱也不能嫁


当这个消息被韩国电视台曝光后,我们突然能够理解为什么李富真明明坚持了15年,却选择在三星内忧外患的一年(父亲李健熙重病成植物人,哥哥李在镕因为受贿被监禁)提出离婚,冒险抗住整个家族的攻击质疑,韩国民众的指指点点,甚至不惜付出赔偿渣男86亿韩元的代价。

让她如此决绝的,不是任佑宰在最艰难的时候都无法给予她一丁点的帮助,而是这个她赔上了青春、倾注了爱情的男人,一面倾诉着对豪门的怨恨,一面又贪婪着豪门带来的一切;一面控诉着自己遭遇的不公,一方面却连婚姻最基本的底线都坚守不住。

既是扶不起的阿斗,不要也罢。

她是韩国第一白富美,错嫁渣男被索赔86亿:有种男人再爱也不能嫁


不上进的男人就像毒瘤

他会毁了自己,也毁了你

时至今日,任佑宰仍像丧家犬般紧咬不放,不断上诉要求李富真赔偿1.2兆亿韩元(约合人民币69亿)弥补损失。

她是韩国第一白富美,错嫁渣男被索赔86亿:有种男人再爱也不能嫁


哪怕得应付他没完没了的纠缠,李富真照样能将三星运营得风生水起。繁忙之余,也没有疏忽对孩子的陪伴和照料。

她是韩国第一白富美,错嫁渣男被索赔86亿:有种男人再爱也不能嫁


无论何时,出现在大众面前的她,都是一副妆容得体、优雅淡然的样子。我们虽叹她一腔真心都喂了狗,却也不得不服她且行且从容的勇气。

她是韩国第一白富美,错嫁渣男被索赔86亿:有种男人再爱也不能嫁


卢思浩在《愿有人陪你颠沛流离》中写:“说要好好奋斗的男人,许诺了一切却不为之努力,连游戏的时间都不肯牺牲,到最后却又怪女人物质。

生活中,这样的男人又岂在少数?

不上进的他们就像是毒瘤,明明自己活在深渊,还总喜欢以爱为名拖你下水。当你无法忍受这样的生活时,他就开始讥讽你现实,责怪你贪慕虚荣,然后高喊着“平凡可贵”来掩盖自己的庸碌无为。

他们永远不会承认,女人不是不喜欢一无所有的男人,她们真正不喜欢的,是一无是处的男人。

她是韩国第一白富美,错嫁渣男被索赔86亿:有种男人再爱也不能嫁


感情里屈就别人是不长远的,高攀亦是如此。不能站在同一平面的人,哪怕你费力托举,也无法永远保持同样的步调,欣赏同样的风景。

与其在相互怨怼里损耗,不如像李富真这样勇敢地迈出那一步。爱上渣男又如何?最怕的是我们丧失了重新开局的勇气。

敢于为错误买单的人,才不会永远止步于沟壑里